2021届毕业生Sydney Fontalvo:在这里,我找到了意想不到的文化归属

Sydney Fontalvo

大一结束后的暑假,2021届毕业生Sydney Fontalvo回了趟家。走下飞机,见到正在机场等候的家人,那一刻她禁不住热泪盈眶。“家人一直不停地问这问那,我也有很多故事想和和他们分享——就这样,我讲了一整个暑假!”Fontalvo回忆道,“短短一年的时间收获颇丰,感觉和离家前相比,自己长大了很多。

一次在纽约旅行的途中,Fontalvo第一次听说了上海纽约大学,一时兴起递交了申请,当时没指望能被录取。不过看到中英双语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她知道自己即将踏上一段无与伦比的冒险之旅。“得知自己被录取后,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内心深处特别渴望去上纽大读书,无论如何也要去——虽然刚开始我不想跟任何人承认,”Fontalvo说,“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怎么能错过?”

在上纽大的第一年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全新体验,如今回想起来,Fontalvo觉得很难一一罗列。这一年有旅途风光相伴,她去了北京的万里长城,也参观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这一年有参与学校多元倡导项目的充实,她了解了中国的女权运动和聋哑人社区(“中国竟然有自己的手语?!?!这也太酷了!”);她还参加了舞蹈社团、语言交换社团、创意写作讨论会......

当然,也少不了足球。Fontalvo全家人都是踢着足球长大的,她从五岁起便开始参加足球赛。大一那年,Fontalvo成为了校女子足球队的联合队长。上海纽约大学女子足球队成员来自世界各地,参赛经验各不相同,例如其中一名成员Fontalvo的室友、2021届学生邓晴,她之前就没有任何比赛经验。2018年5月,上纽大女足队在上海市校际联赛中一举夺冠,为学校摘得首座体育项目冠军奖杯。

Fontalvo and her roommate/teammate Coco Deng Qing ’21 pose
在上海市校际联赛夺冠后,Fontalvo和室友兼队友邓晴在足球场上合影。邓晴是上纽大女子篮球队首任队长。在Fontalvo看来,邓晴是她见过最聪明的人,还教她一些小妙招,帮助她提高远程学习效率。

大学期间,Fontalvo还在积极学习中文。刚入学时,她会的中文词语只有“你好”和“谢谢”。但没过多久,她就爱上了用中文在上海生活,譬如学会了用中文点她最爱的奶茶(她现在已经是一个奶茶迷了),或摸索清楚银行繁复的条目细则。她还有了自己的中文名字——方希妮。

在大一下学期与2022届学生Sam Ong合作的项目中,Fontalvo已经可以熟练地用中文进行有关LGBTQ+权利的采访(她的男朋友、2021届学生王子修也给予了一些帮助)。她确保自己每学期至少上一门语言课,直到大四春季学期完成了汉语文学进阶课。

“Sydney总是勇敢迎接学习一门新语言的挑战,而且非常刻苦,语言的掌握情况也很好。她是一个真正具备全球视野的学生。”中文高级语言讲师宋颖说。

A Fushan Elementary School student leads Fontalvo on a tour of the school, where Fontalvo and students practiced reading in their second languages together.
上海福山外国语小学的一名学生正领着Fontalvo参观自己的学校。Fontalvo常和孩子们在这里一起练习中英文阅读

在深入了解中国文化的过程中,Fontalvo还在上海找到了一种意想不到的文化归属,对自己的拉美裔身份建立了更深刻的身份认同。Fontalvo的父母都是来自哥伦比亚来的移民,除了和家人交流以外,她很少会跟其他人讲西班牙语。来到上纽大后,她找到了一个由来自拉美和美国的西班牙语使用者组成的社区,大家的口音、词汇及文化背景都各不相同。

“这些朋友让我更有自信多讲西班牙语,也让我更能认同自己的身份和文化背景,”Fontalvo说,“直到来到上纽大我才感觉到,‘这就是真正的我!我是一个生长在美国的哥伦比亚人!”

这份自信也激励她赴布宜诺斯艾利斯参加海外学习。她也开始对中国和拉美文化中多代同堂家庭的重要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与许多年纪相仿的中国学生一样,Fontalvo从记事起就是在外婆的照顾下长大的。她的外曾祖母曾搬来和他们一起生活,四代人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一年,直到外曾祖母在98岁那年去世。

 

Fontalvo celebrates Christmas with her parents, grandma, and sisters at home in Hasbrouck Heights, New Jersey.
Fontalvo在新泽西州的家中与父母、外婆和姐妹一起庆祝圣诞节

Fontalvo原本打算学习商学与市场营销专业,但很快发现自己对世界史(综合人文)和世界史(社会科学)更感兴趣。后来,她参加了一场研讨会,主题为“慢性病的社会政治背景与影响”。这段经历使她联想到家人在照顾外曾祖母的过程中所经历的困难与挑战,并且获得了更多丰富的新视角。在这之后,她明确了自己的专业方向。

Fontalvo发现,公共卫生恰恰就是自己在寻找的渴望深入研究的领域。它融合了她一直在探索的各门学科和学习方法——从哲学到人类学再到环境社会学——同时也提供了一条清晰的道路,利用学术研究真正帮助改善那些赡养老人的人们的生活。

“我一直觉得,如果我有机会接受更好的教育、有机会自己做研究,那我至少应该先帮助回馈那个曾经养育了我的社区,”Fontalvo说道,“研究公共卫生可以使我有能力为政策制定者们建言献策,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才能帮助那些最脆弱的群体。”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时,Fontalvo正通过上纽大的海外学习项目在纽约大学研究流行病学。在美国东北部的疫情高峰期,她曾在新泽西州家附近的一家新冠病毒测试实验室工作。她每天处理的测试给了她第一手资料,使她看到了疫情对美国少数群体造成了更为严重的影响。这段经历也让她看到了将课上所学的理论想法传达给人们的过程中可能遇到的挑战。

“我意识到推广公共卫生知识的方法有很多,重要的是要选对方式,提高公共卫生研究的宣传效率。”Fontalvo说。

今年秋天,Fontalvo将赴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Mailm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攻读社会医学科学学部的公共卫生硕士学位。她将以在上纽大的社会科学学习为基础,研究公共卫生政策与实践的社会影响。对此,她充满期待。

“我们不能单从一个角度、一个领域看待问题。除非跟其他研究员合作、拓宽自己的视野,否则我们永远只能原地踏步,”Fontalvo说,“我们要不断地挑战自己,不断地问自己,‘我该如何在所在岗位履行职责、回馈社会?’”